首页
>政务公开>教育新闻>本地信息
特殊教室里的小学毕业考 是谁让"星星的孩子"一路有光未来可期?

  虫虫在考试中。

  6月22日上午9点,鄞州区小学毕业考试开考。在鄞州区江东实验小学5楼的考场里,一个圆头圆脸、身材结实的男生坐在课桌前奋笔疾书,偶尔低声自言自语。

  考场有些空荡,这个小名叫虫虫的考生,行为有些异于常人,但监考老师并不觉得意外,因为虫虫是一个孤独症孩子。

  这不仅是虫虫的毕业考试,也是给虫虫家长、江东实验小学师生的测试卷,考卷上只有一道题:孤独症孩子如何融入普通小学,和同龄孩子一起享受学校生活。

  特殊教室里的小学毕业考

  上午8点多,竺琴霞送儿子虫虫到校参加小学毕业考。看着孩子比以往紧张的神情,她耐心劝慰:“考好考差都没关系,你只要安静地写完考卷,就可以了……”虫虫听到了,又似乎没听到。他快步走向校门,在门禁处“刷脸”后径直入校。

  “小学毕业考的语数外三门功课里,他数学和英语的成绩都很不错,就是语文较弱,阅读理解题很难理解作者的思想,写作文也不太行,只会写练过、背过的作文题。”竺琴霞说,她只担心孩子考试期间的情绪和状态,“考试时他会自言自语,遇到不会的题还可能会有情绪、行为反应。不过,在家里平时训练和学校老师的帮助下,现在好很多了。这次毕业考,学校专门为他特设了一个考场,即便出现情绪,也不会影响其他同学。”

  虫虫所在的班级共有33个孩子,他坐在教室最后一排。老师向全班同学叮嘱完考试注意事项后,便带着他前往“特设”考场,其他孩子则在教室里考试。

  在5楼的教室里,监考老师发试卷,上午9点,语文开考!面对自己最头疼的科目考试,虫虫的情绪始终很稳定,在写到最后作文题时有些兴奋得说:“作文题我会写。”考试时间一个半小时,他提前完成后,也乖乖坐在位子上等待交卷。

  下午4点多,完成三门考试的虫虫在雨中走出校园,他有些兴奋,也似乎有些怅惘:“亲爱的学校,我就这样要离开你了……”

  “毕业后,你有什么想法?”看着孩子,竺琴霞轻声问。虫虫可能不理解这个发散性的问题,想了半天,冒出一句:“我希望自己能一路有光,未来可期。”

  虫虫在家配音。

  孤独症孩子要入读普通小学

  一路有光,未来可期,是很多家长对孩子的期盼。作为一个孤独症孩子,能说出这句话的背后,家长、老师、学校都为之付出了无数努力。

  时间拉回到6年前。2016年5月12日,7岁的虫虫跟着妈妈竺琴霞第一次走进鄞州区江东实验小学,进行小学入学登记确认。

  “在等待时,外面传来防空防灾警报声,虫虫突然兴奋,在报名教室里不停跑圈,拉都拉不住。老师让虫虫到跟前去,这小子一下爬上桌子翻过去,把老师吓了一大跳。”当时的场景,竺琴霞记忆犹新。自从儿子确诊孤独症后,她接受了各种意外状况或孩子突发情绪的考验,早已“身经百战”,“对我来说,有点小意外才是常态。”

  “我的儿子是孤独症孩子……”拿出虫虫的残疾证,她坦然地向老师解释。

  “他不去特殊学校就读吗?”老师有些意外。在确认入学情况并完成登记后,老师表示,将向校领导汇报,再给予回复。

  进入特殊教育学校,还是到户籍地所在的普通小学就读,这个问题,竺琴霞考虑再三。虫虫的认知、语言、学习能力都没问题,而且某些方面可能比同龄孩子做得更好,比如对数字很敏感,机械记忆大段文字和英文单词基本能过目不忘。

  不过缺陷也很明显,很难理解他人的情感和文字背后的含义,社交能力不行,遇到一些情况会情绪失控,刻板性行为明显,好胜心极端强烈……“只要让虫虫能遵守学校及课堂规则,他就能入读普通小学。相较于特殊学校,普通小学能帮助他未来更好地适应、融入社会。”竺琴霞坚持这么认为。

  谈到儿子,态度坦然,面对生活,积极开朗,竺琴霞的坚强,源于对孩子的爱。“虫虫2岁确诊孤独症那天,我感觉天都塌了。”她哭过怨过,但生活还得继续,孩子要抓紧时间进行康复干预,全家人都得学着帮助这样一个特殊孩子成长,“要对孩子负责”。

  之后,竺琴霞带孩子奔波在各大孤独症康复机构接受干预,也尝试让虫虫进入普通幼儿园和同龄孩子相处。“但虫虫在幼儿园坐不住、经常满园游荡,情绪不受控,没法理解规则。为了让孩子能适应普通小学的生活,我们推迟一年入学,送他到青岛专业机构进行高强度的行为规范干预训练。在反复特训下,他的自理能力和集体环境适应能力有了显著提升。

  很快,学校答复,让虫虫随班就读,分班情况也公布了。竺琴霞带着自己写的“陈情信”,主动找班主任沟通。“我洋洋洒洒写了3张纸,内容包括孩子出生以来以及康复干预的情况,孩子碰到什么事会闹情绪、突发情况怎么快速解决等。”

  她记得,自己和当时的班主任谢静薇聊了很久,离别时,谢老师捏着信说:“虫虫妈妈,我感受到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很重,但既然孩子分到了我们班上,你也信任我们老师,我会把你给我的信息都跟其他任课老师交流,咱们一起努力让孩子走得更远更好!”

  刚进入小学环境,虫虫也是焦虑了好一阵子。竺琴霞发现,孩子的刻板行为更严重,每天一定要走固定路线,穿固定服饰,她担心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为了帮助孩子适应小学生活,竺琴霞向老师、学校提出,希望能允许一位家人在校陪读。学校和老师考虑到实际情况,最终同意。很快,坐在最后一排的虫虫在学校里有了妈妈或外婆的陪伴。

  虫虫走出考场后和妈妈在一起。

  “兜底”的班主任和包容的同学们

  “虫虫康复干预得早,各项能力还可以。虽说的确有不少状况,但有家长积极配合的态度和充分准备,学校、老师、家长之间建立了相互坦诚、尊重的信任联系,给孩子有了一个很好的起点。”谢静薇说。

  谢静薇是第一次教孤独症孩子,这是一次很大的挑战。“我很佩服虫虫的家长,因此从一开始就想着,要尽己所能去帮助他。”翻阅特教书籍、向家长学习和孩子沟通的经验,认真观察孩子在校表现,都是为了找到更好的方式,去关心这个特殊的孩子。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谢静薇对虫虫的“情绪规则”进行了汇总分析,并制定出了不同的策略。

  “他的情绪爆发点之一是批评和否定,比如作业写错,在本子上打叉打问号,或者语气稍微严厉点指出他的行为不当,他就倒地打滚;上课举手我不叫他,他就把书本摔得啪啪响。对此,最好的教育方式是疏导。”谢静薇说,课堂上闹情绪,她就在现场用正面的方式和虫虫沟通,并辅以温和的手势动作尽力安抚,“最严重的时候,两三分钟之内安抚不下来的,为了正常课堂秩序,我就请在旁陪读的虫虫外婆悄悄将他带出教室疏导。”

  遇到临时换课,虫虫会闹别扭,谢静薇每次都不忘记提前和他打好招呼;时不时给虫虫安排一点他能完成的小任务,让他觉得自己能为班级提供帮助;每次虫虫闹情绪了,嘱咐家长回家进行“情景再现”,反复训练让他学着控制情绪;期末考试时,虫虫控住不住自言自语会影响同学,谢静薇就坐在他身边监考,并以“示弱”的方式,“拜托”虫虫安静配合……“我已经是用尽各种方式了。”谢静薇笑着说。

  作为班主任,谢静薇的目标是全班孩子都能健康成长,并以最自然的方式帮助虫虫融入班级。

  相处时间长了,再懵懂的孩子都能察觉虫虫的不同。对此,谢静薇不会刻意在其他孩子和家长面前提虫虫的情况,但也并不回避,尽全力做好其他孩子情绪的疏导工作。“班主任是要‘兜底’的,孩子之间的事情不能往外推,能当场处理好的,绝不能带回家里发酵。”

  此外,谢静薇还用鼓励引导、参与集体活动的方式打开孩子的心门,多挖掘虫虫的进步和闪光点,随时在班级里进行表扬,“不是单独的、刻意的,而是把他放进同样表现出色的孩子中,一起表扬。”

  就这样,在一点点的潜移默化下,孩子们渐渐习惯了这个特殊的孩子。“虫虫数学很好,你问他数学题,他会教你的。”“他竹笛吹得很厉害!”“我会和他一起交流怎么玩魔方”……虽然因为社交障碍,虫虫和同学无法“交心”,但同学们对虫虫充满理解,也愿意递出友谊的橄榄枝。

  三年级后,谢静薇不再担任班主任,但作为班级语文老师和全校德育老师的她,依然是虫虫在学校里的“大家长”。“其实,只要你弄懂了和虫虫的沟通方式,他就是个很好交流的孩子。现在回想起来,孩子愿意听我话、这般信任我,真的很不容易。”

  其他同学的家长,对班级里有这样一个孩子,同样是抱着包容的态度。小学6年,没有一个家长向家委会、老师、学校进行反映投诉,大家默默为虫虫编织起一道爱心网,不约而同地守护着。

  同学家长丁女士说,一开始知道时比较意外,但家长们都很理解。“我特地去网上了解过孤独症的信息,换位思考之下,我其实是非常心疼虫虫的,而且虫虫妈也经常主动来和家委会、家长们沟通,有什么事情都很配合,大家彼此处得和朋友一样。我也经常和我的孩子说,如果虫虫在生活上遇到什么事情,就尽可能去帮助他。”

  “说实话,在现代社会,在开放而又宽容的宁波,我从没遇见也很难想象会有把孤独症等特殊群体排除在外的环境。”丁女士说,用平常眼光去看待,彼此包容,事情就会有好的结果。

  师生们的爱让“星宝”不再孤独

  “这个孩子其实可以不参加毕业考试,孩子家长提出要参加,我们从孩子的角度出发,为他特别安排了考场和监考老师,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小学体验。”鄞州区江东实验小学张校长说。

  “每个孩子都有享受教育的权利,不同的孩子,我们要用不同的方法来教导,这是我们的使命和挑战。”张校长说,这个班级的学生也很棒,6年时间,他们理解、读懂了这位孤独症孩子的感受,也学会了包容这样一个孩子。之前,学校进行‘感动江东实验小学’人物事件评选,由602班全班同学和任课老师组成的这个团队,获得了‘星星点灯奖’,我们需要表彰这样的爱和愿意给特殊孩子关爱的大家。”

  在众人的细心爱护下,虫虫进步很大。竺琴霞两次给学校写感谢信,表达自己的感恩——

  谢老师,她看似严厉,内心温柔,深爱着班里每一个学生。

  数学王老师,虫虫爱数学,经常去骚扰她讲题,有时候她得讲很多遍。

  英语吴老师,最淡定的一位老师,经常和外婆说的话是:“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点,这都不算啥,您别担心!”

  音乐苏老师,即便后来不教虫虫了,还经常去打听和关心虫虫的近况,让虫虫参加校乐队。

  马老师,小学教导主任,看到虫虫一年比一年进步,经常夸赞虫虫。

  张校长,教学理念影响着全校师生,为孩子的融合之路,披荆斩棘。

  还有亲爱的同学,在虫虫遇到困难和卡壳的时候,总有人愿意伸出援手,不让他孤单独行;人和人的互动是那么美好,让我们内心变得更柔软更有温度……

  张校长说,学校里其实一直有特殊孩子随班就读,为什么这个班级能获奖,是因为有了特殊孩子的家长和老师、同学、同学家长的默契配合,互相包容理解,“这真的是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

  记者手记

  期待多方共同努力

  将“个例”变成“普惠”

  宁波市孤独症人士及亲友协会主席、市星宝自闭症(孤独症又叫自闭症,孤独症孩子又被称为“星星的孩子”“星宝”)家庭支援中心负责人冯东说,孤独症孩子要入学,一般就在进入特殊学校、到普通学校随班就读、学校送教上门等几种情形中选择。到普通小学随班就读的孩子不多,而且即便随班就读了,也会面临各种问题和困境。

  “虫虫一家的经历,我是比较熟悉的。孩子能有如此美好的小学生涯,离不开各方的共同努力。从孩子自身具备的能力到家长入学时理性充分的准备,从宽容接纳的学校到敬业负责的老师,再到有爱的同学和包容的同学家长,每一个环节都是那么恰到好处、顺畅圆满。这么多有利因素的共同叠加,成全了这个从目前阶段看可遇不可求的个例!”冯东说。

  “要将‘个例’变成‘普惠’,还需要社会多方努力。”冯东期待着,一个以融合为主体的多元教育社会体系的建立,让更多孤独症孩子和家长的梦想照进现实。

  宁波晚报记者王思勤/文潘苗/摄



分享到: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