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公开>教育新闻>本地信息
跨越山海,点亮更多孩子的未来
访北仑赴库车、汪清的两名支教老师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为响应国家东西部对口帮扶、教育扶贫、山海协作等政策号召,从2017年开始,北仑区先后派出多批次优秀骨干教师前往新疆库车、西藏、延边州汪清、浙江丽水等地,开展为期1年半、多则2年的支教工作。仅2019年,就派出超过23名教师支教,涵盖幼儿园至高中教育各个阶段。

  每一位支教老师,都是一枚火种,一面旗帜。他们倾一己之力做好“传帮带”工作,让东南沿海的教育理念在偏远地区“落地”,用实际行动诠释着教书育人的初心。日前,记者联系上了其中两位支教老师,他们中一位载誉而归顺利完成了支教工作,另一位的支教行程还未完待续。无论是不能忘怀的美好过去式,还是正在经历的精彩进行时,都有着说不尽的支教故事。

  於斌静:“做点亮一方梦想与心灵的‘明灯’”

  ■人物名片

  於斌静,宁波教育学院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1992年参加工作,现为北仑区九峰小学语文老师兼班主任。2018年8月赴库车县阳明小学支教,为期18个月。

  文雅知性,如沐春风,这是於斌静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今年,是於斌静踏入教坛的第28个年头。28年,对于她而言,意味着每一份教案背后的精心打磨,更意味着三尺讲台育桃李的不懈坚守。纵然辛苦,却甘之如饴。在她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念头: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做点亮一方梦想与心灵的“明灯”。

  2018年夏天,受国家“援藏援疆万名教师支教计划”感召,於斌静主动报名前往库车,开启了为期一年半的支教工作。

  新疆库车,古称龟兹,地处天山南麓中部,塔里木盆地北缘,夏季炎热,冬季干冷。临行前,於斌静曾向援过疆的同事“取经”,在几十公斤行李中,带足了保湿喷雾和御寒的衣物。但没有料到的是,地域差异及高强度的工作,让她大量脱发、整夜失眠,导致严重的内分泌紊乱。

  根据安排,於斌静被分配到了库车县阳明小学,担任语文教学工作。

  阳明小学是宁波市援建的“交钥匙”项目,亦是宁波投入8000多万元打造的首个教育“飞地”,有着完善和先进的教学设施。

  学校硬件设施虽好,但於斌静深入了解发现,这里的教职工队伍普遍比较年轻,教学经验不足,且教师流动性大,这些因素都制约着当地的教学水平的提升。

  於斌静任教的二年级二班,学生基础较弱,如何与学生们有效沟通,保证每一堂课生动有趣又高效,成了她来到南疆后的第一个挑战。

  “上课第一天,我拿了张九峰小学一年级的期末考卷去,当时班级最高分只有80分。其中考20多分的学生有5个,30多分的有4个,考试不及格的学生超过一半。”於斌静坦言,尽管班上只有26名学生,但因为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差、语言和书写习惯差,上起课来十分吃力。

  於斌静说,她需要花更多精力,教二年级的孩子重新认识自然段、标点、句子,以及朗读时的重音等。不仅课堂节奏慢,面对许多开放式问题,学生的发散思维也比较弱,需要花心思启发。

  理论上的教学模式和实际操作相去甚远,怎么办?於斌静开始尝试“量体裁衣”式的教学创新探索。

  根据学情,她重新设计教案,以课堂常规为抓手,从坐姿的练习、倾听能力的培养、思考能力的训练等入手,一点一滴地向孩子渗透语文基础知识,综合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课后,她更不放弃对每一位学生的个性化辅导,通过生字词训练、看图写话等,培养孩子的写作和想象能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於斌静的努力和付出,就像一颗颗小石子丢进了平静的湖心,课堂顿时生动起来,学生的双眼也逐渐从茫然变得求知若渴,课堂上互相打闹的情景不再发生。当地老师总是这样称赞:“於老师的课不仅内容扎实,课堂调控也特别好,能吸引孩子注意力、调动孩子情绪,听课效率特别高。”在大半年后的统考中,班级成绩也实现了精彩的逆袭。

  因为学校其他教师的工作变动,除正常课务以外,於斌静一学期代课近百堂。繁重的教学任务下,不能按时下班是常有的事,错过了班车的她,常常饿着肚子步行一个多小时才回到住地。

  授课之余,於斌静还尽心投入“传帮带”工作,毫无保留地传授自己28年来积累的成功经验。在赛课活动中,从教学语言、教学流程、课堂调控、难点突破等方面,帮助中青年教师打磨出一堂堂好课。

  此外,她还借助后方教育资源,运用网络大数据,通过家长学校及各校多次讲座,将亲子阅读、学前儿童习惯养成与幼小衔接、学习障碍的辨别和训练方法等知识灌输给每一位家长。

  援疆的最后半年,班级理顺了,学生的基础打好了,本该稍微轻松一点,但受县教育局、援疆指挥部和校领导的嘱托,於斌静又担任了一年级的班主任,开始了新的牵挂。但孩子和家长们的及时反馈,一句句温情又质朴的话语,时常令於斌静充满无穷的工作动力。

  “这是我班上的新疆小帅哥”“这个孩子刚上课时坐不住,周围两平米的孩子都会受他影响”“你看,许多家庭的亲子阅读已经成了习惯”……於老师翻着学生的相册,如数家珍。她告诉记者,当这些孩子们误以为她“走了”时,都伤心得大哭起来,哄了半节课才收住了声。

  光阴弹指过,未忘是初心。回忆支教时光,於斌静有着说不尽的不舍与感动。去年10月,区教育局和九峰小学领导的关心和慰问,让身处异乡的她感受到了家乡的温暖。而与孩子们一起阅读、包粽子、做游戏,更是让这500多个日夜有了终身难忘的色彩。

  “阳明小学第一年招生,家长普遍持观望态度,才招生三个年级9个班。在全体阳明人的努力下,第二年,阳明小学因报名人数众多而不得不扩班。”从第一年的“招不满”,到现在的“挤不进”,作为阳明小学最初的一员,於斌静倍感骄傲。

  李宜秉:“为学生筑起一湾心灵的避风港”

  ■人物名片

  李宜秉,毕业于浙江大学心理系,2015年参加工作,宁波北仑明港高级中学心理健康老师,现支教于延边州汪清县第四中学。

  汪清与宁波,一个地处中国东北角,枕着皑皑雪山;一个坐落于祖国东南,挨着粼粼海域。地处南北的两座城,因国家东西部扶贫协作,齐心经营着一份与教育有关的故事。

  2019年6月底,年轻的心理教师李宜秉踏上了去往延边州汪清县的支教路。他认为,育人更要育心,良好的心理状态和素质是学生成长、成才路上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撑。

  “我想教会这些孩子如何与自己的情绪相处,帮助他们寻求内心的力量,从而更好地应对学习与生活中的难题”。

  风尘仆仆地来到延边州,李宜秉发现,随着近年扶贫工作的开展,汪清县各学校整体硬件设施相对完善,但心理教学方面的软硬件设施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当地许多学校的心理老师水平参差不齐,缺乏对学生进行有效心理干预的知识和方法。此外,校内心理辅导室、心理学教具等硬件设备也很不完善。”情况虽然棘手,但李宜秉斗志昂扬。

  开展心理健康教育,首先要了解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李宜秉来到汪清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借助“症状自评量表SCL90”,为全校一千五百多名学生进行了心理健康状况的测试与评估。从情感、人际关系、身体等多种角度,判定学生是否存在某种心理症状及其严重程度。

  “检测结果显示,学生整体心理比较健康,但仍要做好心理危机干预工作。”李宜秉把在北仑积累的经验倾囊相授,帮助汪清四中心理健康教师掌握独立完成学生心理测评工作的技能。此外,还对该校建立心理危机预防与干预机制提出了有效建议,帮助学校筛查出心理高危学生,确保做到发现及时、处理得当,实现了当地心理危机干预从无到有的突破。

  去年11月底,在汪清全县地方课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培训暨“宁波支教共成长”主题活动上,李宜秉以游戏互动、图文并茂的形式,为当地师生上了一堂主题为“预防艾滋病”的示范课,纠正了人们日常生活中对于艾滋病的错误认知,并深入浅出地向同学们普及了病毒的传播途径,以及应该如何防艾、增强自我保护意识等内容,获得了当地师生的一致好评。

  “艾滋病这一话题比较敏感,当地心理老师大多不去触碰,但却是学生成长过程中重要的一课。”他表示,讲座传递的不仅是防艾的科学知识,更是一种积极、正面的态度。

  李宜秉强调,正视问题,对于开展心理教学十分重要。然而,他在调查中却发现,学生在遭遇心理问题时,大多不会主动找心理老师寻求帮助,主要原因是顾虑周围人的看法,认为只有有病的人才会去做心理咨询,“这也反映出人们心理健康知识的匮乏。”

  支教过程中,高一女学生小栗(化名)的故事令李宜秉印象深刻。小栗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初二时,小栗的父亲和奶奶相继离世,母亲改嫁后又生了一个孩子,小栗感到十分孤独。升入高中后,爷爷考虑让小丽住校,不愿住校的小栗情绪激动。因情绪不稳且反复头疼,小栗在班主任的陪同下找到了李宜秉。

  经过专业的心理测评,李宜秉发现小栗的强迫性指标和抑郁指标比较高,随即对她进行了开导,并建议小栗去当地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后续服用药物治疗。但当他将此事告知学生的爷爷时,老人家的一句话却让他心头一凉。

  “你怎么能随便找心理老师呢?”原来,当地许多人仍对心理咨询抱有异样眼光,认为做心理咨询就等于给自己贴上了“心理疾病”的标签。“想要提高群众对心理咨询的认可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李宜秉心想。

  打开一扇窗,洒下一片光。几个月来,李宜秉积极参加汪清县心理健康课题组组织的各种活动,还担任了汪清县各年级段心理老师心理健康教案评比的评委,并向汪清县全体心理健康教师介绍了北仑心理健康工作的内容与经验。

  18个月的支教工作未完待续,身处异地虽然有诸多不便,有时还会面临断水、断电的困难,但李宜秉却乐在其中。

  他说,下学期,他计划为高考学子开展讲座,帮助他们缓解压力,以自信、坦然、健康的心态迎接高考。此外,还要将北仑青春健康教育的经验带去汪清,丰富当地心理健康课程的形式,并将心理健康教育逐步引入家庭教育。

  “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同等重要,希望能用我的绵薄之力,帮助汪清学生解好‘心理健康’这道题。”


分享到: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